• 透视当前南北关系的新变化国际经济论文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二战后的日本书坛,从高度的集权主义逐步走向全面瓦解的同时,混乱的社会局面促使其摒弃了战前书坛的旧有形态,而战后的多元文化,为日本书坛带来了勃勃生机。积极探索多元文化在日本战后书风转变中的作用与影响,对于全面解读战后日本书风的渊源、演变、流派和现状,有着重意义。 关键词:多元文化;日本;战后书风;作用 中图分类号:G0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5-5312(2011)33-0060-02 日本近现代书法,发端于明治时代的岩谷一六、日下部鸣鹤、西川春洞等代表书家。这些书家,深受时任清朝驻日本大使的书家杨守敬的影响。岩谷一六和日下部鸣鹤等一批书家,在推崇杨守敬的书论的同时,将杨守敬引进到日本的中国北朝碑刻的壮丽风格,成功地运用于自身的创作实践中。“杨守敬的书学造诣是继承阮元、包世臣的北碑书论的。他摒斥南朝式的柔媚风气,赞美充满了野性力量的北朝书法的雄浑美。毫无疑问,他的书论对于正在以苟延残喘的幕府末期书风徒劳地回旋着的日本书坛而言,具有极大的冲击力”。 日本的昭和时代是个瞬息万变的时代,随着军国主义在日本的抬头,由日本军阀支配下的法西斯主义策划并实施了侵略战争。军阀们扩大了满洲和中国的大陆战争,并在各处树立傀儡政权,开始提倡“文化亲善”政策。昭和十三年(1938)召开了以日本、满洲、中国互相提携的“亲善书道展”,作为它的组织化的步骤,成立了“兴亚书道联盟”,许多书家被轻而易举地纠合在这种以侵略政策为宗旨的书道展上,书法完全被置于法西斯讴歌的精神主义的支配之下。以昭和二十年(1945)为分界线,昭和前期,军阀势力抬头,法西斯主义掌握政治权力,引起了侵略战争,转瞬间便招致了国家秩序的土崩瓦解。昭和后期的日本,国家秩序和国民生活在垮台后重新开始,进入战后时期。 处于战后的日本,其“传统的价值观念、价值体系一律受到破坏,随之而来的是彻底的反思和求变革的思潮。书法作为一种传统守旧的艺术,也因处在存亡危机的边缘而受到关注”。这种因时世而造成的影响,体现在战后书坛上,它甚至促使一贯坚持不师唐以后书的日下部鸣鹤的派系,在思想上产生了极大动摇的同时,还出现了前卫派书法。而充满了浪漫主义气息的中国文化——明清书法,也因此在日本拥有了巨大的传播空间,这是缘于“战后人们犹如狂风暴雨般的对自由精神的倾倒,对浪漫主义的倾慕,在明末清初的文人书法中找到了共鸣”。“明清书法”的称谓,是日本书坛对明末清初充满浪漫主义气息的书法的总体概括。从昭和四十年代开始,它逐渐得到战后书坛的喜爱与推重,王铎、张瑞图、倪元璐、傅山和金冬心等人的书作,在其时的日本书坛上,被推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并最终促使日本文人书法发出灿烂夺目的光彩,来自中国的本土文化,对日本战后书坛有着深刻的影响。 战后的日本,在“复兴”口号的感召下,在生产和生活等诸多方面都加快了前进速度,书家也因此看到了自己发展的新道路。从师承关系上看,日本已出现了日下部、西川等人的系谱虽在延续,但其书风与流派均已面目全非的态势。日本长期形成的学究式的传统仍然在当时的书展中出现,向明清书风回归,怀念平安假名的倾向极为强烈。其时的日本书坛,也出现了以上田桑鸠及其后的宇野雪村为代表的前卫书法,以金子鸥亭为代表的近代诗文书法等新的书法流派。而代表日本书道传统的汉字书法,也形成了以西川宁、青山杉雨、村上三岛等为代表的奔放型的一人一面目的多元化书风。昭和十七年(1942),青山杉雨拜西川宁为终生师长的选择,可以说不仅对杉雨个人的后来,乃至整个战后书法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西川宁的创作思路,对青山杉雨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他所提倡“作为文化的书法”的理念,所强调的是“以明清的文人趣味、尤其是以清时金石书法为核心的一种理想”。其时的村上三岛,在初期日展中所创作的长幅作品,其特点尤为鲜明,他在作品中所营造的气势、温润及其浓密的特点具有惊人的艺术魅力。这种任凭情感熔铸,一气呵成的作品,在蕴含着深厚的个体情感的同时,展示了作者丰富而奔放的理想情怀。村上从晋唐行草中汲取精华而又摆脱了传统形态的束缚,他激烈而流动的笔触,洒脱而畅达的线条律动,正以激越奔放且富有浪漫主义的气息风靡当时。村上三岛师法王铎,广津云仙师法张瑞图,辻本史邑师法刘石庵、金冬心等,战后的这些书家,正以历经战乱的心态,从中国书法的各种风格中汲取营养,以获取自身作品的清新之气。 昭和三十二年(1957年),由朝日新闻社组织举办了日本现代书道二十人展。青山杉雨、津金鹤仙、手岛右卿、中野越南、西川宁、村上三岛、柳田泰云等传统派精锐派大师悉数登场。而与此同时,大字假名运动在日本关西假名书坛蓬勃兴起。这一运动是在关西传统假名的基础上,通过书家的具体实践,力求探索陈列在壁间的假名书艺,从而寻求更为新奇的艺术形式。书家桑田桑鸠创作的长条幅形式的假名作品,其形式新颖,融形式与内容一体,在视觉感官上体现了艺术表现的规律性,体现出日本战后书家在立意传统的基础上,所作出的积极探索。关西书坛掀起的大字假名运动,正以王朝以来的假名形式为依托,向着现代化的表现形式迈进。 日本战后书坛所呈现的以上特点,则缘于日本战后随着旧意识的迅速解体,书家们期待重建书坛的集体意向的迅速高涨。这种在多元文化的影响下所进行实践运动,它所具有的强大创造力,在青年人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由于日本战后由军国主义向民主主义转化,是在美国占领日本后发生的。因此,来自美国的异域文化,对日本的影响将是全面而深远的。日本作为战败国,与其它国家不同,其国家原有的体制与观念被强制地改变也是不争的事实。而“日本前卫书法显然是在这种影响下,模仿吸收美国流行的抽象派绘画技法,将其移入书法创作而逐渐形成的”。从其时的前卫书法出现标题这一情况来看,显然是仿效了绘画作品的命名。日本的少字数书法与诗文书法,虽与前卫书法有所不同,但其构图、用笔,乃至用墨,无不呈现出现代绘画的特殊性征。昭和二十九年(1954),日本四十余幅书法在美国纽约近代美术馆展出,受到西方人的关注,此后森田子龙等人的作品一直活跃于海外的展览中。这种在文化中所产生的相互的交流,必然为日本书坛带来清新的异域文化,最终促使了来自欧美国家的多元文化与日本本土文化进行有机融合。 对于战败国日本而言,美国的生活方式、美国文化以及国民意识,在日本本土无处不在扩散其影响,但对于同样受到美国文化影响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如新加坡、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地区,这些地域的汉字书法并未出现向抽象派靠拢的现象,它们彼此之间甚至并未发生影响。这种现象的产生,应与日本具有善于接受外来文化的民族传统有关。从古代大量吸收汉文化到明治维新的全盘西化,以及二战后积极接受时髦的美国文化这一事实来看,日本国民“把外国的东西直接拿来,好不拘泥矜持,又能完整保留本民族固有的传统,把古今内外奇特地融合于现代生活,这算日本民族的一大特点[7]”。日本战后书风的转变,正是由于日本是一个善于学习的民族,这个特点也正是多元文化的影响能够真正波及到日本传统观念极强的书法领域的内在原因。而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文化对日本的影响,只是一个大环境的外在因素。 日本战后书坛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存在多种流派、多元文化共存的现象,说明艺术的发展变化并不机械地体现着新陈代谢的转化机制。新的流派的产生,并不代表新生事物取代一切,而原有的流派也不等于没落的事物归于消失。即使在日本书风发生着急剧转变的时代,也仍有像柳田泰云那样完全保留着二王书风的传统书家,而不论是日本的哪一派书家,对中国是书法的故乡这一点是毫不质疑的。继承和学习中国书法是日本的传统,而在学习中密切结合本民族的文化观念,在多元文化的影响下,积极进行符合本土文化性征的探索与实践,是难能可贵的。 参考文献: [1](日)榊莫山,陈振濂译.日本书法史[M].上海书画出版社,1985. [2](日)田宫文平,张铁英译.王铎对昭和后期书法的影响[J].中国书法,1992(4). [3](日)铃木史楼.日本战后书坛的流派[J].中国书法,1988(3)期) [4](日)菅原教夫.青山杉雨的书法[J].中国书法,2002(4). [5]王实子.日本战后书风演变之因[J].中国书法,1988(3).

    上一篇:站点序号_24-栏目数据

    下一篇:高校精神文化建设与大学生价值观养成